当前位置: 首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

建立空间使用调节机制,促进“双一流”建设

来自: www.xjeppe.com   发布日期:2020-01-20  浏览次数:1085
  

  摘要

  大学的使用空间不足的现象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国内很多高校一样,许多世界顶尖大学也是身处国际大都市,位于寸土寸金的地段,故校园面积不能无限制地扩展。

  梅贻琦曾经说过:“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然而,随着现代学科的不断发展和高等教育功能的不断拓展,大学的发展不仅仅受到大师的深刻影响,还越来越多地受到物理空间发展的约束;即随着现代大学与学科的发展,大学的大师和大楼之间的互动关系越来越紧密。

  大学的使用空间不足的现象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和国内很多高校一样,许多世界顶尖大学也是身处国际大都市,位于寸土寸金的地段,故校园面积不能无限制地扩展。而很多大学对于实验室、图书馆、博物馆等的空间需求却不断扩大,因此,学校在物理空间上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比如,哈佛大学以精英化著称,教师和学生的规模并不是特别大,但也同样面临着大楼不够用的问题,为此,哈佛准备建设新的校区,以应对空间和大楼不足的困境。另外,我们调研了身处国际大都市的东京大学,发现东京大学既有分院系的基准面积,也有分院系的实际占有面积。对比这两个指标,我们可以发现,除个别像医学系这样的特殊院系外,其余大部分院系的实际占有面积都小于基准面积,可见东京大学的大楼肯定是不够用的。拿东京大学和日本另外一所世界顶尖大学——京都大学作进一步比较,我们发现东京大学大多数院系的平均教职员工所占面积都低于京都大学的这一指标。这显然是东京大学所处的城市比京都大学所处的城市人口密度更大导致的结果。

  即使是对于一些占地面积很大的高校而言,它们同样面临着大楼不够用的情况,因为并不是有钱有地就能随便建大楼的。比如:斯坦福大学仅占地面积就达到33.1平方公里,主要建筑有七百余栋,但即使这样,受各种环保政策和与外部签署的相关协议的约束,该校在2003年的时候发现自己在未来15年内不能新增纯学术的空间。所以,尽管斯坦福大学的学生与教师规模相对而言并不是很大,学校仍然面临着大楼不够用的窘况。

  面对空间不够用的压力,很多世界顶尖大学纷纷提出了应对之策。

  其一,很多大学都出台了根据职称、职务确定办公室面积标准的文件。也就是说,在一般情况下,大学都会给每一位教师提供一个比较平等的办公空间。

  其二,国际顶尖大学的空间使用情况存在竞争性。关于如何竞争,不同大学的策略有所不同。有的大学只对实验室进行收费。有的则是全面收费。比如斯坦福大学就对办公空间的使用征收费用,以明确校园空间的使用成本、推进空间利用的合理化进程。牛津大学则将全校所有的空间根据维修和维护费用、环境可持续性措施费用、人工费用、租金、服务费以及安全成本等分成6个不同的等级,等级越高则收费越高。美国很多顶尖大学都对实验室的使用设置了绩效考核指标,比如每单位空间获得的研究资金、研究的质量及重要性、课题是否与学校或者院系规划符合等。

  其三,虽然空间使用是存在竞争性的,但是基准面积、收费标准、考核指标与考核标准却因校而异、因专业而异、因人而异。比如,斯坦福大学校方说明:在基准面积的基础上,院系可以和学校讨论空间调整的问题。另外,有些大学要求院系向暂时没有项目资金支持的新进教师提供实验室免费使用的机会,但使用时间及条件会事先达成双方协议。还有些大学则会根据自己的战略布局,对特定院系或特定老师实施空间使用费用的减免,以支持特定院系或者老师的科研工作。

  其四,开启空间普查项目。学校为了保证空间使用收费的准确性,必须精确和完善空间使用情况的记录。比如,牛津大学就要求各部门必须定期审查其空间占用的数据。而斯坦福大学从2003年开始就利用iSpace系统收集全校范围内的空间使用数据,并且于2012年出台了针对校园空间普查的办法规定。该规定明确了斯坦福大学每两年进行一次官方的空间清查,以更新数据库,获取关于校园空间变动(新增、翻新、变更用途以及被拆除等)以及校内部门迁址的信息。空间清查要求对校内每个房间进行全面普查,其追踪数据也被广泛用于年度预算、空间规划、节能奖励计划等项目中。

  目前我国正在进行“双一流”建设,我们可以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因很多大学的学科建设需要大力发展与重新布局,许多高校会遇到空间拥挤、大楼不够用的压力。因此,国内高校要未雨绸缪,在空间使用上摸索并建立起调节机制。

  首先,学校应先从实验室开始进行收费调节的试点。因为办公室面积相对属于“刚需”,所以对办公室的空间使用进行收费相对不宜;而且,即使是美国的一些顶尖大学也没有针对办公室的空间使用进行收费的情况,但是对于实验室的空间使用的收费却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其次,收费不能一刀切,而是要灵活并且有弹性。空间收费会让很多老师产生不悦,还会给教学和科研带来一定的副作用。所以收费相关政策的出台,必须要做好充分的调研与宣传,提前做好相关预案,避免矛盾的激化。另外,大学也要鼓励院系根据自身的特色、历史发展阶段和战略发展方向,合理利用空间,争取空间使用经费的减免。

  最后,有条件的大学要开始进行空间使用情况的普查。只有掌握了空间使用的真实、动态的数据,收费、绩效考核以及空间使用的调节才能有据可依。

  总之,在可预见的未来,使用空间不足可能会成为很多大学“双一流”建设的一个瓶颈,建议国内相关高校,在做好充分调研的基础上,尽快建立起符合自身发展的空间使用的调节机制,促进“双一流”建设。

 
 
最新新闻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